相关文章

刺青店学徒为练技术 网上上招募了8个模特练手

柯莹为找人练习刺青技术,以成本价在网上招募了8个模特

理发、打针、教学……你愿不愿意成为新手练手的对象

这些图案都是柯莹给模特做的文身。受访者供图

理发店里,新手学徒拿着剪刀看着你,你敢让他在你头上“下刀”吗?医院门诊,新手护士拿着静脉针头,怯生生地站在你面前,你敢挽起袖子把胳膊露给她吗?

22岁的柯莹是一家刺青店的学徒。店里生意不错,但基本是来找师傅的,为了能找模特练练手,她在网上发帖:“除了材料费,我分文不收。”

刺青,还是新手!你敢上吗?结果还真有人敢。

学习刺青

她网上发帖寻找“试验品”

“亲们,我可以说我是来上面找刺青模特的,价格一律一百,只求你来”。上周二,网友“若即若狸”在天涯论坛上发贴寻找刺青模特,该网友还在帖子中附上了自己的微信号和近期的刺青作品。

帖子发出后,不少网友都表示出了不小的兴趣。网友“甜甜小哥哥”表示自己“不晓得文啥子,但是想文”,并询问刺青的图案和地点。网友“青衣剑客”则调侃说:“我想在左手虎口处文一盘回锅肉,以后端起饭看一眼吃一口,节约好多钱哦。”

截至昨日下午,该帖的点击量达到1360次,评论27条。

练习刺青

她找不到模特拿朋友练手

发帖的网友名叫柯莹,今年22岁,目前在沙坪坝三峡广场一家刺青店当学徒。

柯莹高中是学画画的,前两年学习美容接触到纹眉,开始对刺青产生兴趣。她的师傅刺青已有十几年,但她自己才学刺青半年多。在店里,一般来刺青的,都是找她师傅。

在给人文身前,文身技师需要经过长时间的练习。“每天就在专用的练习皮上练。”柯莹说,等到技术稳定、上色均匀后,他才能在人身上练习。

“我们练习肯定不能在客人身上练习,找不到人我就把我的朋友拉来让我练。”柯莹说,朋友们刚开始也不放心,但也有一些愿意让他练手。

找人刺青

她网上招来了八个模特儿

朋友是有限的,柯莹还需要多加练习,她想到了招募模特。“来刺青的大多都是年轻人。”柯莹说,在网上招募刺青模特很方便。

与在网上围观和咨询的火热程度相比,柯莹最后只找到八个模特。柯莹说,这样的情形她在发帖之前就预见到了,担心她刺青水平不好的人还是占了绝大多数。

柯莹一般先给网友看作品,再回答网友的各种提问,“来刺青的模特都是自己找图案,不知道文什么的我就帮忙设计。”柯莹说,网友看了作品满意的话,就会到店里确定自己要文的图案,简单的图案当天就可以文好,复杂一点的图案则会另外约时间。

因为刺青用的针具都是一次性的,所以收取模特们每人100元。这个价钱,相比市面上的价格,便宜了很多。

给人刺青

她的作品获赞有了回头客

法语教师苏良浅是柯莹在网上招募的其中一个刺青模特。“刚开始确实有点顾虑,不知道技术好不好。”苏良浅说,看了柯莹的作品,她觉得对于一个新手而言已很不错了。聊天过程中,苏良浅发现第一次给她刺青的刺青师正是柯莹现在的师傅。“也算是缘分吧,所以对她的技术很有信心。”

两人商量好后,柯莹在苏良浅的右脚踝处文了一朵莲花。“文了一个多小时,一点都不疼,作品也很满意,比预期的好太多了!”苏良浅还把柯莹的作品展示给自己的朋友看,她的两个朋友也觉得不错,都去柯莹那里文了身。苏良浅说,一般刺青的市场价在600到1200元之间,只花100元就文出这样的效果,非常划得来。

其余的7个人,基本都是年轻人。采访中这些应征者都表示,在来应征之前,也作了不少的思想考虑,到工作室前前后后看了很久才决定做。

调查>你愿给新手机会吗?

新手上路,你愿意给他们机会吗?昨日下午,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部分市民。

学生家长王先生表示,他肯定希望经验丰富的老教师教自己的孩子,特别是孩子以后进入高中,“新老师毕竟没那么多经验,怕教不好孩子。”

退休的周启程认为,去理发或是输液,难免会碰到新手,碰到了他也不会刻意再换,“年轻人嘛,要多给他们一些机会,不然他们怎么进步?”

奶茶店员工颜巧则表示:“如果扎针很疼还没扎进去,我就要求换人。剪头发是绝对不会冒这个险,形象很重要。”

新手的那些烦恼事>

打针病人一看她就喊换人

去年6月至今年4月,在沙坪坝一家大型医院实习的小妍遇到了几乎每个实习生都会遇到的问题:病人不让她扎针。

“我们的胸卡上标明了我们是实习生,一些病人看到后就提出换人。”小妍说,实习一段时间后,自己扎针的技术已不差了,就因为自己是实习生,病人就要求经验丰富的护士来扎针。

小妍非常理解病人的顾虑,她刚到急诊科实习时,就因为担心给病人扎不好,心里紧张,手微微发抖,碰到血管细的病人要扎几次才能成功。有的病人没有因此责怪她,反而安慰她慢慢来。也有病人一下扎不好就要求换人。小妍希望,病人能多给像她这样的年轻护士一些机会。不然,她们始终无法进步。

理发顾客难让他在头上动刀

19岁的常江是沙坪坝一家小型理发店的新员工,上班仅仅有两个月。此前,他在美发学校学了3个月的美发。

“我们店还有一个跟我差不多的,也是新来的。我俩的价钱是最便宜的,洗剪吹15块钱。”常江介绍,店里剪得好的师傅叫“总监”,价钱也比他贵两倍多。店里人少时,顾客一般找其他的理发师或“总监”剪;人多时,常江和另一名新同事才有锻炼的机会。

常江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比较重视发型,他们一般会选择其他的师傅,如果其他的师傅很忙,顾客又懒得等,也会让常江操刀。

他认为,这都是工作初期难以避免的,也是正常现象,只要自己不断提高技术,自然就不会再碰到这样的情况。

重庆晨报记者 王鑫